Hill丘

一個喜歡畫畫的小透明請多指教
凹凸安雷超好吃//
呆毛王本命

【安雷】别欺负男朋友是个老实人

這個太棒了555555555

安雷极限100分:

 真的被两人的感情纠葛牵上心了


两人缠在一起打架,还有雷狮哭了的那几段都非常棒


看到最后恍然大误,安哥真的哪个方面都是太温柔了


感谢参与!


 


像风筝一样放飞:



安雷极限100分【揭短】


——————
  安迷修看着雷狮只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。
  “你那是什么表情?”雷狮微微抬起下巴,“走到哪儿都能看到你,我才要头疼。”
  大学城咖啡厅门前,场面相当尴尬。围观人群窃窃私语,安迷修身边的黑发女孩一点点地往他身后蹭,努力缩小存在感,卡米尔面无表情,帕洛斯玩味地笑着,佩利一脸状况外。两位当事人倒是不觉得尴尬,或者说他们之间的气氛反倒挺紧张,雷狮气场全开,安迷修一脸忍耐。
  “碍着您了还真是不好意思,我这就让路还不行吗?”安迷修磨了磨牙挤出这么一句,拉着女伴转身就走。
  雷狮没拦着他们,只是不怀好意地笑了笑,扬声说道:“安迷修,约会的话怎么不带人家去游乐场呢?我记得你挺喜欢旋转木马,有女孩子在,总不比你一个大男人混在小孩子里那么打眼了不是吗?”
  众人哗然,安迷修脚步顿了顿,最后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。雷狮讨了个没趣,潇洒地一个转身也离开了。佩利傻傻地问走到门前怎么不进去,被帕洛斯三言两语转移了话题,围观群众很是默契地刷起了校园论坛。


  以上场景并不是第一次发生,自打一个月前安迷修和雷狮这对“建校以来最不可思议校园情侣”分了手,凹凸大学的学生们就多了一个话题。
  安迷修和雷狮的渊源要追溯到高中时期,这两人刚认识就开始吵架,吵了没几句就动了手,从此结下了梁子,宿敌之名响彻整个高中,然后是整个凹凸大学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要敌对到天荒地老的时候,这两人却手拉手谈起了恋爱。吵架照吵,打架照打,但是本质已经不一样了,原本单纯的男孩子的交流变成了带着酸臭味的打情骂俏。
  不可思议的恋爱持续了一年,据室友、同班同学、社团成员等人的不完全统计,平均每三次吵架这两人就要提一次分手,但是没一次真的闹掰,所以当安迷修第一次和女孩子逛街被雷狮堵住冷嘲热讽的时候,全凹凸都震惊了。
  谁甩了谁?没人知道。从两人的举动来看,另结新欢的安迷修像是变心的那个,但也有人认为是雷狮甩了安迷修。持后一种观点的人表示这不是胡乱猜测,安迷修曾客串过戏剧社的角色,借着演出向雷狮表明心意,那句“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”让多少人哭着说自己又相信爱情了。有小道消息说,未公开的校记采访里,安迷修说过自己是绝不先说分手的人,因此这次分手是雷狮提出的,安迷修不过是该放手时就放手而已。
  论坛上为这事吵得沸沸扬扬,当事人的反应完全没法做参考,雷狮气场太强没人敢问,安迷修则是温和又强硬地转移话题,于是这事成了凹凸十大未解之谜中的一条。


  再怎么避开对方,上课时还是免不了见面的。平时两人都尽量坐在教室的两端,可当雷狮看到紧挨着安迷修坐着的蓝发女孩时,他脚步一转就坐到了那两人身后。
  “厉害了,安迷修,新女友?”雷狮眯起眼盯着不敢僵着身子不敢动弹的女孩。
  安迷修转过头,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悦,他刚想换个位置,讲师已经踏着铃声走了进来。
  “雷狮,有什么事下课再说。”他警告了一句就转了回去。雷狮心里的火气一下子窜了上来,索性他还记得这是在上课没当场掀桌子,他压低声音对安迷修说:“上次那个姑娘呢?被你甩了?”
  安迷修不回答,雷狮自顾自地说:“差点忘了,你怎么会主动甩了女孩子呢?伤害女性的事可不是一个自诩为骑士的人该做的,肯定是人家甩了你——你真的带她去坐旋转木马了? ”
  “啊,对了,”雷狮拿笔敲了敲蓝发女孩的肩膀,“你知道这家伙自称是个骑士吗?”
  女孩抖了一下,安迷修回头瞪了雷狮一眼,雷狮反而得意起来。
  “这家伙对骑士这种东西已经着迷到走火入魔的程度了,”他愉快地对女孩说,“高中的时候三句话不离骑士道,骑士宣言背得比什么都溜,还喜欢举着两把扫帚说那是骑士之剑,管他的自行车叫爱马,去游乐场必定要玩旋转木马。上了大学倒是知道害臊了,好歹不会在公共场合这么干,但是私下里么……”
  他把声音压得更低,凑近女孩耳边说:“他有没有让你和他玩过角色……”
  “雷狮!”安迷修扬声打断了雷狮的话。讲师捏断了粉笔,怒气冲冲地让三个人都滚出去。安迷修忙不迭地道歉,好说歹说让被连累的蓝发女孩留在了教室里。出来后他疲惫地叹了口气,对一脸不在乎的雷狮说:“我们谈谈吧。”


  雷狮抱着胳膊翘着腿坐在安迷修的宿舍里,安迷修看他故意把鞋子往自己的床单上蹭,眼角抽了抽还是选择先解决正事。
  “我们已经分手了,雷狮。”安迷修说,“是你提出的分手,你甩了我,你让我别再来烦你。如你所愿,我不再干涉你的生活,你逃课也好,喝酒撸串夜不归宿也好,我统统不过问,可你呢?一看到我就来找茬,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揭我短,上课也不安生,还连累别人。雷狮,你也是个成年人了,就不能成熟点?”
  “你这是在指责我?”雷狮气笑了,“安迷修,你故意带着新欢到我面前乱晃,难道不是在报复被甩?到底是谁不成熟?”
  “你也太自以为是了点。”安迷修说,“我不过是路过,怎么就成了带着新欢报复你?我还想问你是不是故意跟踪埋伏我呢。”
  雷狮猛然起身,一脚踹翻了安迷修的椅子,他冷笑着看着不慎摔在地上的安迷修说:“自以为是的是你吧?跟踪埋伏?你觉得你有这个价值?”
  安迷修撑着一旁的桌子站了起来,他身高不如雷狮,气势却毫不逊色。此刻他的脸上没了一贯的温和,皱起的眉头和紧绷的嘴角表明了他内心怒火正旺。
  “既然我没这个价值,那就请你别再来找我麻烦。”安迷修一字一顿地说,“看到我就凑上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雷少爷你对我余情未了,成天纠缠不休。”
  雷狮的回答是一拳捣在安迷修的脸上,刚刚在教室里他就想这么做了。
  “余情未了?纠缠不休?”雷狮对着勉强站稳的安迷修挥出第二拳,“我雷狮扔掉的东西,绝不会再捡回来!”
  安迷修一把抓住雷狮的拳头,两个人就这么在狭窄的宿舍里打了起来。平日里二人势均力敌,可雷狮这会儿被怒火冲昏了脑袋,不管不顾地只知道对着安迷修的脸揍,很快就被相对冷静的安迷修压制住了。
  雷狮挣扎了几下没成功,发热的大脑被迫降了温。安迷修见他冷静下来,维持着压制的姿势说道:“雷狮,我不想和你打,我今天是真心想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。”
  雷狮讽刺地哼了一声。
  安迷修叹了口气说:“你不想看到我和别人走在一起,我知道,你只是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自己的东西变成别人的。但是,雷狮,你总得接受事实,我不是你可以当垃圾一样扔掉的死物,我是个有思想的大活人,和你分手不代表我以后得单身一辈子,难道你今后也要这样,看到我和别人在一起就冲上来?余情未了可不是我说的,在别人眼里你就是这样,你再不收敛一点,以后还不知道会被人编排成什么样子,那些乱七八糟的闲言碎语你能受得了?”
  雷狮咬着牙不说话,脸上的表情很是不甘。安迷修放松了钳制,接着对他说:“你见到的那几个女孩不是我的新女友,只是熟人而已,当时我不想生事就没解释,现在你已经知道了,以后去别找人家麻烦。”
  “但是我要警告你,雷狮,”安迷修捏住雷狮的下巴,让他正视自己的双眼,“如果以后我有了恋人,你还敢做出这种无礼的举动,我绝对,绝对不会原谅你——和中学时的玩闹不一样,我会将你视为真正的敌人。”
  雷狮眼里闪过一丝慌乱,安迷修放开他,径自整理起凌乱的宿舍。
  “门就在那儿,慢走不送。”他说。
  隔了半晌没动静,安迷修回过头,只见雷狮坐在地上呆呆的望着他。两人目光对上,雷狮眼睛一眨,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。
  安迷修吓得一个哆嗦,刚扶好的椅子又倒在了地上,发出好大一声响。这声音就像是个开关,雷狮瞬间哭出了声。
  “雷,雷狮?”安迷修慌慌张张地跑过去,“你摔倒哪里了吗?”
  雷狮一把抱住他的腰,埋在他胸前放声大哭。安迷修僵了半天,才无奈地抱住他,哄小孩子一样轻轻拍着他的背。
  “你到底怎么想的呢,雷狮?”他叹息着说。
  雷狮不回答,两条手臂揽得更紧。安迷修狠狠心攥着他的胳膊拉开,将他推离自己的怀抱。雷狮哭得一塌糊涂的脸一下子暴露在安迷修面前,双手被抓着没法捂住脸,雷狮又委屈又难堪,自暴自弃哭得更厉害了。
  雷狮肯不说话,安迷修就不为所动地看着他哭。两人僵持了一会儿,雷狮终于开了口。
  “我,没想分手,”他抽噎着说,“我说的是气话,你以前都不在意的,谁知道这次……”
  “你觉得我真的不在意吗?”安迷修叹气——他今天叹的气也太多了:“我每次是个什么感受,你现在明白了吗?”
  “明白了……”雷狮蚊子哼般的回答道。
  “保证呢?”
  “我再也不说气话了……”
  “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  “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  得到了不可一世的恋人的道歉,安迷修将难得服软的雷狮揽在了怀里。
  “原谅你了。”他说。


  一周后,戏剧社。
  “这次真是多谢了,”安迷修把一堆点心放在桌上,“这是谢礼。”
  “这么点东西就想打发本小姐?你知道戏剧社为了帮你冒了多大险,背负了多大的压力吗?”黑发的女孩把棒棒糖咬的嘎嘣直响。
  “当然不止这些,凯莉小姐。”安迷修好脾气地笑笑,“本来是要请各位美丽的小姐吃大餐的,但最近不方便,只好先垫付,以后有空再补上了。”
  “不方便?你家那位醋劲还没消啊?”凯莉戏谑地说。
  安迷修耸了耸肩。
  凯莉总觉得这么个简单的动作也充满了狗粮的味道,她忍不住打击道:“等他发现你联合戏剧社给他下套,你就等死吧。”
  “没事,我有对策。”安迷修轻快地回答。
  你没事,我怕我有事,凯莉腹诽。她白了安迷修一眼说:“说真的,这次我可是为你捏了一把汗,激将法太危险了,你就不怕他真的和你断干净?”
  “怎么会呢?”安迷修露出一个和平时不太一样的笑容,“他已经被我宠坏了,除了我,谁还能容忍他的任性呢?”
  凯莉忍不住抖了抖:“啧啧,谁能想到老实人安迷修也有这么心黑的一面?”
  “老实人也是被逼的嘛。”
  “我不明白,既然你已经把他宠坏了,为什么不继续宠下去,非得来这么一出呢?”
  安迷修收敛了笑意。“这是必须的。”他略带严肃地解释道,“我们之间一直都是我在让步,时间长了总会出问题,病灶要趁早切除,他得明白我也是有底线的。别仗着我喜欢他就张口闭口就拿分手做威胁,这是第一步,有一就有二,今后他会慢慢学会对我让步。单方面的退让不是长久之计,只有懂得互相体谅的人才能相处得更久,我可是很认真地在考虑我们的未来。”
  单身人士凯莉不知是该感叹恋爱让人成长,还是该先擦干净拍在脸上的狗粮。
  “不愧是骑士先生,真是有远见。”凯莉用捧读的语气说,单身狗决定先回击现充带来的伤害,“按您的计划,您的小皇子什么时候会陪您坐旋转木马呢?”
  安迷修刚建立起来的可靠气势瞬间瓦解,他弱弱地辩解那是雷狮在造谣,可是无论真假,这个黑历史绝对要伴随他至毕业了,说不定,还会被他的恋人继续传播下去。


end


评论

热度(847)